叶子鸽

是一个肤浅的人
近期沉迷刺客无法自拔/时不时会写写剑三cp

【刀花】养貂防身 1(bg向)

我大概是个傻白甜写手没跑了…………_(:_」∠)_

bg向!bg向!!【高亮】
是刀哥和花萝卜的故事啦!

文章很不科学!!

科学是什么?

不存在的。






万花谷地处山岭之间,与世隔绝。谷内四季如春,终年繁花似锦。

万花谷本就长着各类奇花异草,后来更有花圣宇情亲自栽种培植,便形成了一处绝美的风景——花海。

任何一个进入花谷的人,没有不被纷繁花海所震撼的。

万花谷的花出名,医术更为出名。

对于许多江湖客来说,万花谷,就是他们生命最后的机会。

柳易水便是因为生病被送进花谷的。

准确的来说,应该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病。他只是头部出了一些问题。

是的,就是头部。

病因很简单:在名剑大会中被使用冰心诀的粉色小姐姐打傻了。

症状也很简单。

柳易水站在石头上,双手相碰放于腹前,仰着头眺望远方。

方墨拿着纸笔询问身边的柳家人:“他这是在做什么?”

“呃………可能…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只貂吧?”柳江不确定地回答道。

“………他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?”方墨停下手中用来记录的笔。

“呃……嗯…”柳江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。

方墨叹了一口气。

柳江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这…这是!!没救了吗??

柳江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方…方大夫,他,还有救吗?”

方墨很想摇头,拒绝这个看起来就很麻烦的病人,但是身为医者的他,是绝对干不出这件事的。

“留下吧,我们会尽力的。”

方墨送走了千恩万谢的柳家人,心情很是复杂。虽然他不想将人往坏处想,但是他很确信他刚刚在柳家人的脸上看到了一种解脱的表情。

方墨回头看着仍然站在石头上的柳易水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他怀疑,他可能留下了一个很大的麻烦。

而麻烦本人并没有任何感觉,依旧眺望着他的远方。

柳易水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不是躺在霸刀山庄的床上。霸刀山庄的床不可能会这么精致,他盯着头顶上的细致花纹冷静的分析道。

柳易水轻手轻脚地下了床,仔细打量了他所处的这个房间。

这个房间的布置和山庄相比明显雅致许多,无论是一旁的屏风,还是墙上的书画,这些都不像是山庄的布置风格。

柳易水走到书案前,随意翻了翻案面上的书。

《长针要点》《星楼须知》《后跳论》

……

好的,他知道这里是哪里了。

柳易水轻叹了一声,最后还是没有办法了吧。

房间的门被嘎吱一下推开了。

方墨本以为柳易水会像貂一样蜷缩地躺在床上,没想到人却站在书案前。

柳易水和方墨对视了一瞬。

柳易水猜测这人是负责医治自己的大夫。

方墨猜测这人的脑子暂时没病了。

“有什么想问的?”方墨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柳易水微微皱眉:“能治好吗?”

“目前还没有过你这种病例,我们会尽力。”方墨选择较为委婉的措辞来告知对方。

柳易水点点头,他自己也清楚,这毛病有多奇怪,花谷肯留下他,已是感激不尽。

“趁你现在清醒,来做个记录。”方墨径直走到书案前准备纸笔。

柳易水在一旁寻了一张椅子坐下。

“姓名。”

“柳易水。”

“年方。”

“十七。”

听到这句,方墨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嗯?十七??竟然比我还高!

方墨下笔记录的力道重了几分。

“……病史。”

“无。”

“发病时间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空气突然安静了。

“发病时间?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一月前的名剑大会…”

这八个字像是从柳易水的牙缝中硬挤出来的。

方墨闻言,同情地看了柳易水一眼。

他很清楚柳易水经历了什么,实不相瞒,自打今年名剑大会开始以来,花谷内从不缺被电伤的人。

先不提裴元师兄,单是方墨自己,就已经缝了许多病患了。

其中大部分病患都存在在治疗期以及痊愈后对粉色产生恐惧,甚至颤栗的情况。

想到这件事,方墨忍不住看了一眼柳易水,他会不会也怕粉色呢?

如果粉色是他的刺激点,那么也许可以把这个特征当做突破口去医治他的病。等下给他看一些粉色的东西好了,呵,谁让他长得比我高。

方墨暗暗谋划着治疗方法。

“发病症状?”

“&%¥”柳易水快速地说道。

“什么?”方墨没听清。

“………行为像某种野兽。”

柳易水觉得,这一个月以来,他已经没有什么面子了。

他真的有认真考虑过要不要改名。

方墨又问了柳易水几个问题,在了解完基本的情况后,他打算去翻找一些书籍。

这个奇怪的病症方墨闻所未闻,凭着医者的素养,他才没有因此慌乱无措。

“我会尽力寻找医治你的办法,你先安心休息吧。”方墨认真地向柳易水保证。

虽然他心里一点谱儿都没有,但是他必须让他的病人安心。

方墨觉得柳易水既然还有神智清醒的时候,那么病症也许并不是无从下手。

然而,方墨错了。

第二天,去看柳易水的方墨拎着一只人形貂满脸复杂地走出房间。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