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子鸽

是一个肤浅的人
近期沉迷刺客无法自拔/时不时会写写剑三cp

【刀花】养貂防身 2

_(:з」∠)_    唔,都快成半月更了,前文


     03


  方墨现在的心情,非常复杂。


  不过,任谁看到一个昨天还和你好好说话的人,今天咬着毛笔撕着书,相信都会心情复杂的。


  当方墨夺下在柳易水手下被摧残的书后,柳易水倏地钻进了床底下。


  四肢并用,还不放弃口中的笔。


  方墨心情更复杂了。


  他看了一眼手里的书,虽然书籍已经不成样子了,但是方墨还是一眼认出了这本书。


  《花谷体操》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
  方墨黑着脸不顾柳易水的叫喊,强硬地将柳易水从床底拖出来。然后扯着他的后衣领,将柳易水拖出门。


  方墨刚出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方晏晏。


  听闻花谷里来了一个奇特的病人,方晏晏好奇不已,便悄悄地来看看到底是哪种奇特。


  没想到她一来,就撞见了师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好!”方晏晏不自然地笑了笑,毕竟是偷跑过来的,希望师兄不要怪她呀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晏晏?”方墨愣了一下,随即也有些不自然地将拎着柳易水衣领的手往身后藏了藏。


  方晏晏这才发现方墨师兄身后好像还拖着一个时不时在叫喊的人。


  人??


  方晏晏抬起头略有些惊讶地看着方墨师兄。


  方墨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在的状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师…师兄,又是捣乱不挨针的吗!”


  嗯?


  方墨看着师妹一脸为师兄担忧的样子,突然间很是欣慰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病患的情况有些特殊,需要一些强制行为。”


  方晏晏点点头,能让温柔的方墨师兄这样对待的病人肯定不好处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有什么我可以帮的上吗?”


  方墨思索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



        04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张嘴!”方墨端着方晏晏刚熬好的一碗黑糊糊的药对柳易水说道。


  处在人形貂状态的柳易水往身后缩了缩,然而他并没有地方可以后退。


  他被绑住了。


  最后只能,被方墨按着灌下了一碗药。


  喝完药柳易水开始发出低沉的像是野兽般的声音。


  方墨拍了拍柳易水的头,凑近他说:“要是再不听话,就拿针了哦。”


  柳易水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,他低低地呜咽了几声就不在闹腾了。


  方墨对人形貂柳易水可是下的了狠手。


  比如不伤身地扎几针什么的。


  看着柳易水那缩成一团的样子,方墨觉得有些好笑。


  但是啊,这么一个好好的小伙子,怎么可以就这样下去了啊。方墨叹了一口气,摸摸柳易水的头,一定会把你治好的。


  一连几天,柳易水都保持着一种时而清醒时发病的状态。好像这几天的药对于柳易水并没有起到作用,方墨头发都愁掉了一把,不过所幸也没有存在什么副作用,所以他决定再用一段时间的药。


  对于柳易水的这种病症,方墨询问了花谷中很多大夫,甚至在花谷一月一次的疑难杂症研讨会上提出,然而大家对于这个病都是一头雾水,没有一个有效的方案。大家讨论了许久,觉得还是先用医治精神疾病的保守药物进行治疗。方墨翻阅了许多医书,选择了一种药性温和的药方。


  方晏晏知道师兄最近遇到一个很棘手的病症,所以她每天得空了便来帮师兄打下手。方晏晏见过柳易水犯病时候的样子,当时她端着一碗药给方墨送过去,方墨恰好不在,方晏晏走进去房间的时候,柳易水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站在窗口。她和柳易水对视了良久。方晏晏想起师兄叮嘱她的话,僵硬地站在门口不敢动。而柳易水看到一个陌生的人,他也一样不敢动。他们就这样相对无言地看着对方,直到方墨拿了东西回来。当时方墨看到这俩人的样子,一时有些哭笑不得。最后方墨接过方晏晏手中的药,让她先出去处理药壶。


  这件事后,方墨告诉方晏晏就把柳易水当成花谷中的松鼠就好,方晏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此后,方晏晏每次看到犯病的柳易水都会摸摸他的头,有几次不小心摸了正常情况下的柳易水。柳易水对着方晏晏的笑脸说不出拒绝的话,虽然感觉怪怪的,但也就随她去了。


  没有被拒绝过的方晏晏,摸头一次比一次顺手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 05


  这天方墨走进柳易水的房间,照例端着一碗药,打算让柳易水喝了。


  然而,他只看到了一个没有柳易水的房间。


  柳易水不堪药苦跑了?


  这是方墨的第一反应。


  随后方墨想了想,正常状态的柳易水喝药的时候最多也就皱着眉头撇撇嘴。柳易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,看到拿着针的自己,基本都是听话照做的,应该不会因为这个就逃跑了。那会不会是有人绑架了柳易水呢?


  方墨眉头紧蹙,没有什么比病人不见问题更严重的了。谁敢在花谷绑人?那儿借的胆子呢。


  在确认柳易水的确不在房间里后,方墨关上门,打算去外面找人。


  方晏晏下了课跑到方墨的院子里,正好碰到走出房间的方墨。方晏晏欢快地喊了一声“师兄”,小步跑向方墨。方墨听到喊声,侧过头就看到了几步外的方晏晏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晏晏,你昨天有看到柳易水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有啊,当时我还递给他几本书,让他无聊时可以看看。师兄,发生什么了吗?”


  方墨严肃地说:“柳易水不见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、怎么会??”方晏晏睁大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要去找他,晏晏能帮帮我吗?”


  方晏晏马上点点头,一定要快点找到柳易水。


  方墨让方晏晏留着院子里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,自己先去附近找找,顺便通知一下其他人。


  方墨的院子很整齐,东西也比较少,基本上可以称得上一览无余。方晏晏四处仔细的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痕迹,她便去各个房间看看。


  每一个房间都很整齐,没有柳易水的踪影,也没有打斗或是别的特殊的痕迹。


  方晏晏最后跑到药房搜寻,找了一大圈,什么发现都没有。方晏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到底去哪儿了呢?


  当她走到药罐架旁,一片安静中,方晏晏突然听到了一阵细微地声音,听上去像是什么动物发出的叫声。


  方晏晏一个一个药罐仔细听过,然后发现声音是从角落的一堆空药罐中传出来的。她小心地挪开药罐,最后在一个最里面的药罐中发现了一只白色毛茸茸的生物。


  听到声音的那刻,方晏晏猜想也许是偷跑进来的松鼠或是小老鼠什么的,毕竟花谷的很多只小松鼠都有前科,比如胖胖。


  方晏晏盯着罐子中团成团的毛茸茸生物看,而毛茸茸也在用俩只葡萄似的大眼睛怯生生地看着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它有暗紫色的眼睛诶。


评论(2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