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子鸽

是一个肤浅的人
近期沉迷刺客无法自拔/时不时会写写剑三cp

【柒七】本能

看完刺客伍六七了,只感觉我们阿七是天使吧?QVQ


然后就.......自行脑补语气了


***************

 



伍六七又梦到那个人了。

 

黑色头发........深紫色的衣角........

 

以及........

 

冷漠的语气。

 

“千刃呢?”

 

千刃……千刃是什么?伍六七不知道。每一次对方都在问这个问题,但是伍六七总是来不及问他是谁,因为下一刻伍六七就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中。

 

“六七,六七?伍、六、七!!”鸡大宝扯着伍六七的耳朵贴在他耳边大喊。

 

“嗯?”伍六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“搞什么啊?”

 

鸡大保松开手:“我才要问里在搞什么咧,大白天的在天台睡觉啊,你这样业绩是上不去的拉!!”

 

伍六七揉揉有些发红的耳朵,一脸无奈地开口:“什么任务啊,都mou有人来啊,你这样我说你压榨劳工哦!”

 

鸡大保“啪”得一下拍在伍六七的后脑勺,不顾他痛呼地又拍了一下:“你可不可以有一点上进心啊,你看别人的刺客,没有任务就来店里剪头发啊!”

 

“知道啦知道啦,我即刻落去!”伍六七摸摸后脑,左手一撑利落地起身。

 

“诶,大保,你知不知道一直梦到一个人这说明什么?”

 

鸡大保扶了扶墨镜,严肃地开口:“里似不似恋爱了啊?”

 

伍六七脚下踉跄了一下。

 

“难怪里最近没精打采的,嗦吧,是哪家的美铝啊?”鸡大保越想越觉得自己发现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

“他、是、一、个、男、的。”

 

鸡大保愣了一下,张了张口,欲言又止。

 

终于鸡大保犹豫再三,还是说了出来:“阿七啊,我不知道原来是这个样子........”

 

伍六七眉头一皱,对于鸡大保的后半句话总觉得有种不好预感。

 

“虽然我不太懂这方面,但我还是资瓷(支持)你们的!”

 

“你给我收声啊!”

 

鸡大保不靠谱的发言让伍六七很无奈,敢不敢再坑一点喔?伍六七觉得梦里的那个男人,应该和他曾经的身份有关,而且他没有看到过他的脸,那个人的脸掩在兜帽下。

 

他是谁呢?曾经的朋友,还是敌人?是和那个令牌有关的人吗?最重要的是——千刃到底是什么?伍六七每次听到“千刃”这俩个字都有一种复杂的心情,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,但他的直觉告诉他,千刃很重要。

 

下一次梦到那个人,他一定要看清那个人的脸。

 

一连数天,伍六七都没有再做梦。这些日子中,鸡大保时不时会用带着试探的语气来和他谈关于爱情的事。伍六七觉得没准是这只蓝羽鸡思春了,还是先发制人给他找只母鸡吧。

 

剪了好几天头发后,伍六七终于是接到了这些日子中的第一个任务——刺杀家庭主妇。

 

伍六七蹲在家庭主妇家的屋顶,手里拿着照片细细比对刚刚走出房子的女人。没错了,就系她。伍六七掏出Gaiba蛋,在烟雾环绕中变成了一只猫,然后灵活地跳下屋檐,悄悄地跟在那个主妇后面。

 

伍六七跟着主妇穿过了一条条小巷,来到了街道,跟着主妇走过一家家店铺,主妇的手提袋渐渐地满了。

 

搞毛啊!伍六七生无可恋地跟在她后面,完全找不到机会下手喂!这个人是拥有绝对闪避的能力吗?!

 

“啪”主妇手中的钥匙突然掉了,她便蹲下去捡。

 

嘿嘿嘿,伍六七掏出剪刀。

 

集中精神,以气御剪!

 

“咻——”高速旋转的剪刀飞向主妇的脖子。

 

“阿拉,怎么就突然掉了呢?”主妇侧头捡起来从手提袋中掉出的胡萝卜。

 

完美地避开了剪刀。

 

“..........”伍六七不想说话。

 

主妇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家门口,用钥匙打开了门:“阿拉,我回来咯!”

 

“妈妈欢迎回来!!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呀!!!”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出来迎接。

 

“翔君乖哦,等妈妈做完饭就知道啦!”

 

伍六七站在墙上,看了眼不远处正抱着一个美艳女人的男人。那是他的委托人。

 

他要杀的人是他的妻子。

 

伍六七解除变身,变回人,转身离开了。

 

“阿七,你又冇得手呀!(你又没有得手)”鸡大保往伍六七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。

 

“我没法呀。”伍六七咽下一口饭,又给小飞夹了一筷子饭菜。

 

晚上,伍六七躺在天台吹风。夜空中没几颗星,云被风吹得移速很快,瞬间遮住了天空的一大块。夜风吹得碎发乱飘,落到脸上有些痒痒的,伍六七没去理,他在想白天的事。

 

他大概不适合做一个刺客吧。

 

这天晚上,伍六七梦到那个人了。

 

依旧是一袭紫色的衣衫,他背对着伍六七站着。

 

伍六七冲到他面前,打算先发制人:“你到底是谁?千刃是什么?”

 

那个人没有回答伍六七,他用依旧冷漠的语气说着一句与问题不相干的话:“你系刺客。”

 

“嗯?里在说什么啊?”

 

那个人慢慢抬起头,兜帽下的脸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伍六七的眼中。

 

一双猩红的眼睛。

 

一张一模一样的脸。

 

“你、你、你.........”伍六七被骇得说不出话。

 

柒冷冷地注视着他。

 

“我靠!!搞什么啊?还搞出双重人格了吗?”

 

“你同我唔一样嘅,但你依然系刺客。(你和我不一样,但你依然是刺客)”

 

“呢个系本能。”




end





评论(2)

热度(79)